台北,熱鬧繁華的都會大城,現代高科技生活與華人幾千年的傳統信念並存。在這個冷漠異境的城市裡,人們相信鬼魂就像是高樓大廈般真實可及。城市車水馬龍、人群往來穿梭,一個身心受創的警官正和不知名的神秘惡魔搏鬥,受威脅的不只是他的性命,還包括他的靈魂。

警官黃火土(梁家輝飾)的世界正逐漸四分五裂。兩年前由於揭發同僚貪污,黃火土被打入冷宮,被安排在冷門的外事組工作,他的同事對他怒言相向,他的妻子清芳(劉若英飾)受不了他長期不回家而要求離婚。

就在此刻,三宗離奇的命案卻使整個警局天搖地動。三名受害者的身分彼此沒有關聯,但是前來驗屍的法醫(楊貴媚飾)
卻在三名死者腦部共同發現一種神秘的黑黴菌,而且三人都是在歷經幻覺的狀態下死亡。顯然這是連續殺人犯所為,且為台灣歷史上的頭一遭。負責偵辦的警局又缺乏這方面的專才,在社會人心惶惶的氛圍下,高層只好求助於台灣最好的盟友-美國。美國聯邦調查局派了一名專門偵辦此種案例的專家凱文萊特(大衛摩斯)前來協助。

既然有外國人的參與,黃火土現在就有事做了,雖然他發現自己處於一種極不討好的位置。他以前的辦案夥伴李豐博(戴立忍飾)警告他如果他幫那美國人破案的話,會使得整個警局再度蒙羞,後果會如何恐怕就不只是打入冷宮而已。但是黃火土身為一名警探的直覺卻強過於他的政治判斷,他和萊特很快上手此案,也因此使得案情大有進展。

然後令人震驚的發現產生了。他們發現兇手是按照一種古老罕見的道教圖示來殺人,藉由將作惡的人送入五種殘忍恐怖的地獄受刑,來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,這同時也預示了將會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現。對黃火土而言,這似乎暗示著冥冥之中有股超自然的力量在操控一切,但是對於重視實用科學的萊特來說則無法茍同。

到底他們尋找的是個邪惡的連續殺人犯還是一個索命的鬼魂?當另一個血腥證據又出現時,他們似乎不得不同時接受兩種假設的可能性。



多年來,台灣的電影工業一直以製作小眾、受影癡及影評人讚賞的藝術電影聞名世界。陳國富監製、執導的【雙瞳】企圖打破此項成規,要將台灣電影帶領至一種從未有過的新境界、創造出一種新的可能性。

拍攝一部商業的「驚悚片」似乎是很恰當的選擇。2000年,當陳國富將完成好的劇本呈交給CPFPA時,擔任總經理同時也是創辦人的芭芭拉羅賓森女士立刻大為讚賞。「這是我見過最原創的劇本,當我拿給哥倫比亞在洛杉磯的總公司看時,我們得到的反應是一致的。」

陳國富過去的作品,特別是他備受好評的上一部【徵婚啟事】,向來都是格局較小、精緻細膩、以人物為中心的戲劇,尤其大部分對女性角色有極為細微的刻畫。因此,要拍一部大格局、充滿特效的警探驚悚片對他而言是項全新的經驗。
儘管陳國富當初只想擔任【雙瞳】的監製,但是他不得不開始考慮接下同時身兼導演的挑戰。「這部電影是有史以來在台灣拍過最大的片子,我知道光是擔任監製就已經是工作繁雜了」陳導說。不過最後在哥倫比亞的強力遊說下,他還是答應了。芭芭拉羅賓森回憶說,「我們知道陳國富是最好的人選,他有極佳的影像風格,同時他對角色人物的關注能力會讓本片更有深度。」

的確,正因為【雙瞳】是由一位「藝術導演」首度嘗試拍驚悚片,才吸引了許多幕前幕後最頂尖的班底。大衛摩斯就表示,「我是看了【徵婚啟事】後才接下這個角色的。【徵婚啟事】是部優美又有深度的作品,而我很好奇陳國富會如何處理像【雙瞳】這樣的驚悚題材,結果並沒有讓我失望。我曾經和許多大導演合作過,他們有的只專注於做特效爆破場面、甚至把指導演員這件事交給別人去做,但是陳導演就不會這樣。陳導有很好的技術品味,但同時他對演員的每一個動作表情都十分注意,我想這是【雙瞳】最有趣之處。」

「我真的很喜歡看驚悚片」,陳導演說。其實他早年寫影評的第一部作品正是備受爭議、批評當時政治的經典恐怖片【生人勿近Dawn of the Dead】。「不過,像我這樣的人就是無法拍一部一般的驚悚片」,陳導繼續說,「這不是故意的,而是我身上背負的包袱。我生長在一個充滿文化認同焦慮的地方,我們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,時時刻刻威脅著我們。同時,1987年開始,我們解除了戒嚴令正式邁向民主,這些都是很大的改變,需要時間去調適的。蘇照彬和我在寫劇本時其實根本沒想到這些,我們只想拍一部娛樂片而已。但是現在我回過頭來想,這些焦慮其實一直長駐在我們的潛意識中。某種程度來說,一部好的驚悚片總是反映了我們內心最深的恐懼。」

服務項目 廣告刊登加入會員網站建置回KingNet歡樂網路王國
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地址:104台北市松江路315號4樓 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